澳门金沙国际

时间:2018-12-16 11:3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  小玲喝了一口茶说,"现在一下班我都不知道干啥,心里莫名其妙的发慌。经常坐在桌前发呆,一遍遍划拉微信圈,也没要看的内容。其实我知道不是没内容,而是心不在这。"
 
  她把额前头发往后理了下,对来倒茶的姑娘说:″你去忙别的茶间吧,这儿我们自己倒就好。"
 
  茶姑娘笑脸欠欠身,走了。
 
  她接着说:“我微信朋友圈一年都没发过动态了。"
 
  她脸上显出失落:″居然没人问过我怎么了?就算很铁的闺蜜也没问过!怎么这样了啊?难道我让人遗忘了吗?”
 
  “以前一天忙忘了发动态,会收到很多人电话问怎么了?不知道从哪天起,好象所有与我有关的人突然间都变得陌生了。一个月不发动态,除了工作上必须要回复的人来催,再也没人关心我了。慢慢地,我发现大家都不发动态了,都在微信圈中沉默,好象谁惹谁了,互不理采。”
 
  她喝口茶接着说,并没有在意我对这事的看法:“有时想找个人聊几句,手机上划拉半天,竟然感觉每个名字背后都在忙,都不能去打扰。包括闺蜜,也许她忙着做饭,也许哄孩子,也许和她老公看电视剧正笑的开心呢。你说,我无事找事和她聊,是不是刚好打扰到她了?这样一直看名字一直否定,到几百人划到底,也没合适的人聊会儿天。有时划几下就失去了找人聊天的兴趣。别人都在忙,就我是不是最无聊,才会无事找事。时间长了,感觉我被世界抛弃了。"
 
  她沮丧地用手转动小茶杯,眼睛里一种委屈。看看我茶杯茶汤少了,又不好意思地扭下头,给我添了茶汤。
 
  小玲是90后姑娘,长的很乖巧,脸上有点稚嫩的婴儿肥,一点也不惹人讨厌。
 
  其实她说的话,也是现代人生活的共性。平时穿行在大街小巷的人群,面无表情。好象突然降临到陌生人群里紧张兮兮地,用冷酷来维护怕受伤的自己。认识人只从微信上感觉有安全,真实的人群却不参与。笑也不会了,偶遇熟人也是礼貌的一笑,脸上疆硬还在,又匆匆地离开,仿佛真的忙得去拯救世界。
 
  微信是快捷便利联系渠道,后来变成一个可有可无的软件,倒是把原来熟悉的人变成了陌生人。
 
  窗外雪下的不紧不慢,没一点活力。记起有人说:窗外雪消千山绿。读起来有点伤感。又道:北风吹雁雪纷纷。还是伤感,不是雪的错吧。
 
  小玲叫我来这茶楼喝茶,说是下雪时是喝茶的好天气。
 
  雪恰在周末下,虽然不大。按北方朋友说法,你那儿的雪,只能个算雪崽崽。
 
  雪下的零零散散的,但气温下降的整齐。我知道冷不仅是天气,也许是冬季少了围炉夜话的人,又缺少相互取暖的关爱,不冷才怪。
 
  小玲低头专心煮茶,热气从壶嘴冒出来,水在壶里突突响。她学茶姑娘提水冲茶,茶在盖碗里转圈。
 
  我不知道说什么才是她需要的答案,不知道怎样才能帮她解惑。所以一直听她说,一直喝着她斟给我的茶水。
 
  有些事讲道理无用,也讨厌。成堆的书也没有解题方法,只能顺着真实来让我们改变。没人错,如果不顺应这个环境,就是错吧。
 
  该发呆就发呆,该读些无用的书,就读吧。反正,该下的雪,冬季一到终会下的,哪怕就个算是雪崽崽,也是冬天的功课。那千山是否还是绿,那雪是否伴大雁飞,另当别论,美好终究会有。
 
  小玲把公道杯在毛巾上一抹,极有专业的优雅。双手往我面前杯中倒,手腕微曲,连扬三点头。随之对我一笑"你看,学的象不象?"
 
  我心头一轻松,果然是让我当听众的,她只是诉说,答案她心中早就有了,并不需要别人来解答。
 
  我说:"特象专业茶艺师,明儿不发呆了,就学冲茶人吧。"她笑了,看见她的眼角一直蜿蜿蜒蜒流到了嘴角,一下变得分外妩媚动人。
 
  茶能让人静下来,也能让人看见冬季里的春天。
 
  喝茶,就是与自己和解的过程。
 
  多点这类消磨时光的爱好,也是件好事,虽然不能获利,但可以得到宁静。
 
  室内温度极好,有三月的味道。
 
  能让人遗忘的,是懒惰了的病态,不是忙,是借口。你敢说,早该去看的人,早该去联系的朋友,是因为你日理万机无暇顾及?
 
  不用再找借口,去找你心灵合拍的人,不用太多,二三人即可。从记忆里将已不再生命中惦念的人和一些日子拎出来丢掉,拍拍上面的灰尘,人生烟火从此与众不同。走好自己的路,潜心做好自己的事,总有一天,你抬头会发现,原来你已活了许多人羡慕的样子。岂不是你最想要的结果?